身为江南四大才子之一,他漫步苏州漕湖,浮想千年

时间:2019-07-28 来源:www.wire-for-processing.com

百乐宫线上娱乐 ?

  本文首发于悦史君的微信公众号:历史这样说

  “渺渺中流溯小期,露华初冷碧天高。一痕落镜秋宜月,万籁无风夜自涛。消尽霸图犹说蠡,传流饷道不通漕。浮樽自适东南兴,何必淋漓污锦袍。”这是明代著名才子文徵明的一首诗,描绘的是苏州北部漕湖的景致。

  文徵明是我国古代难得的全才式人物,诗、文、书、画皆属上品,人称“四绝”,在苏州这个书香繁盛之地,文徵明和同样鼎鼎大名的唐伯虎、祝枝山等人时常把酒唱和,留下了江南四大才子的诸多韵事。

  

  而500多年前的漕湖,在文徵明的眼中已然是一个寄情抒怀的好去处,明朝正德八年(1513年)八月的一天,秋高气爽,惠风和畅,文徵明和钱元抑、陈道复等好友来到漕湖,他们乘一艘小船泛舟湖上,拿出美酒小酌数杯,彼此热烈地交谈着。

  此时的文徵明已经43岁,想起自己“六试应天不中”的失意,面对碧波滔滔,他突然有些释怀了。“当年的越国大夫范蠡难道不是更豁达吗?”文徵明的思绪回到了春秋战国时的战火纷飞,也点出了漕湖的源流:“一名蠡湖,相传范蠡所开,或谓通漕运而设。”

件了。

  范蠡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,他本是楚国人,因楚国的贵族在朝堂难有作为,便携好友文种一起投奔越国,在越王勾践兵败会稽山、即将亡国之际,他们奔走呼告,麻痹吴王夫差君臣,最终保留了越国,但范蠡却跟随勾践入吴,给夫差做了三年奴仆。

  再次回到越国后,勾践痛定思痛“卧薪尝胆”,重用范蠡、文种等人富国强兵,经过近20年的努力,向吴国发起了复仇之战,在吴越战争的关键时刻,范蠡领兵深挖漕湖、拓宽水面,为前线将士运送粮草提供便利,最终击败吴国,勾践也成就了霸业。

  范蠡深知“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”的道理,功成之后立即急流勇退,隐姓埋名游走四方。

  

  2400多年前,改名换姓后的范蠡,再一次站在漕湖边,金戈铁马已成往事,但他绝非平庸之辈,心中早有打算。

  周游天下多年后,范蠡主动转型经商,几年下来成了巨富,人称“陶朱公”,还留下了跟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“泛舟西湖”的动人传说。

  在陶朱公离开漕湖1000多年后,唐朝诗人牟融也来到了这里,兴致所至留下了一首《过蠡湖》:“东湖烟水浩漫漫,湘浦秋声入夜寒。风外暗香飘落粉,月中清影舞离鸾。多情袁尹频移席,有道乔仙独倚阑。几度篝帘相对处,无边诗思到吟坛。”

  这时的漕湖风光秀美,而且气候宜人,物产丰富,吸引了很多文人雅士前来游览、定居,100多年后的北宋天禧二年(1018),常州书画家尤叔宝为避难也隐居长洲县西禧里(今漕湖地区),形成了著名的西禧里尤氏,家族中出过宋朝观文殿大学士、兵部尚书尤辉和端明殿大学士、礼部尚书尤焴等高官显贵,其中,明朝贵州左参议尤安礼和云南布政使尤锡类,至今名留姑苏沧浪亭;清朝翰林院侍讲尤侗则参修《明史》,曾被顺治帝爱新觉罗·福临誉为“真才子”,康熙帝爱新觉罗·玄烨誉为“老名士”。

  明朝永乐年间,资善大夫、太子少师姚广孝奉诏到苏、湖地区赈灾,他特意回到了家乡长洲(今苏州),把永乐帝朱棣之前赏赐他的金帛,全部分发给宗族乡人。

  姚广孝想去看望自己的姐姐,但姐姐紧闭大门拒绝相见,他又想去拜访自己的老朋友王宾,可王宾也不肯见他,只是让人捎了这么两句感叹:“和尚误矣,和尚误矣”,姚广孝不死心,还想去见姐姐,却隔着房门遭到姐姐的责骂,只能黯然离开。

  姚广孝夜宿漕湖边的觉林寺,他辗转难眠,独自一人走在漕湖边,望着月光下偶有波澜的湖面,思绪回到了20多年前,当时他还是一个法号“道衍”的和尚,在明太祖挑选高僧随侍诸王、为病逝的马皇后诵经祈福时,他见到了燕王朱棣,两人相见恨晚,一起去了北平。

  明太祖驾崩后,皇太孙建文帝朱允炆继位,在齐泰、黄子澄等人的支持下削藩,姚广孝鼓动朱棣起兵反抗,秘密训练兵马,掀起了著名的靖难之役,其间姚广孝出谋划策,为朱棣的成功立下汗马功劳。

  朱棣即位后投桃报李,为姚广孝加官进爵,还命他复姓为姚,赐名广孝,成为时人眼中赫赫有名的“黑衣宰相”。

  

  可如今面对亲友的不理解,姚广孝感受到了盛名下的孤寂,人生抱负已经实现,自己还有什么红尘可以留恋的吗?驻足沉思良久,姚广孝有了明晰的答案,第二天即启程回南京,继续辅佐永乐帝祖孙。

  漫步漕湖岸边,蓝天白云掩映下的碧波漾起微澜,水汽氤氲,这里南距苏州城30里,水域面积9.07平方公里,大约是金鸡湖的1.22倍,和独墅湖面积相当,北与鹅真荡相通,东望盛泽荡和阳澄湖,西南联通烟波浩渺的太湖,正好处于江南水三角的中心,是太湖流域骨干引流河道——望虞河、阳澄湖穿越的最大湖泊,如今成为风景优美的漕湖湿地公园,时不时有飞鸟掠过天际,更增灵动之美。

  漕湖是厚重的,两千多年的岁月洗礼,她见过了太多的风与月;漕湖也是生机盎然的,在古与今的觥筹交错间,我停下脚步,沉醉其间。

  作者:悦史君(资深媒体人,文史专家,作家,观止读书会发起人,书评人微信公众号:历史这样说)

  我是悦史君,2018我们一起努力!

  悦史君新书《大汉史家:班氏家族传》欢迎阅读评价!